被動技能-刀訣

每隔5秒,龍馬的下一次普攻將附帶刀氣,對前方敵人造成物理傷害,並附帶減速效果,持續2秒。蔓延的刀氣會對末端敵人造成50%的額外物理傷害。

以退為進

龍馬向後方跳躍,同時揮出長刀,對周圍敵人造成物理傷害。命中敵方英雄,可減少3秒冷卻時間(該效果不可疊加)。

一刀兩斷

龍馬奮力斬出一刀,對路徑上的第一個目標造成物理傷害,對後續敵人造成50%的物理傷害。蔓延的刀氣會對末端敵人造成暈眩效果,持續1秒。

刀氣縱橫

龍馬連續出刀揮斬,對路徑上的敵人造成4段傷害,每段造成物理傷害。若斬中敵方英雄,每段恢復生命。
「過去無需緬懷,未來更值得期待。」

父親臨終前的教誨,被龍馬奉為座右銘。身為一名武士的後裔,龍馬除了苦練武技之外,還喜歡研究各種戰術謀略。在崇尚武力的道場裡,龍馬的行為無疑是不合時宜的。這裡的孩子和龍馬一樣,父輩皆死於戰爭,他們必須子承父業成為武士,以延續家族的榮耀。

少時的龍馬文弱靦腆,加上他的古怪愛好,讓不少同伴視他為欺淩的對象。幸好每當這種時候,作為師兄的近藤就會站出來袒護龍馬。近藤為人仗義、處事公平,對孱弱的龍馬一直照顧有加。兩人因此締結了深厚的友誼,龍馬也在近藤的悉心指點下,修煉出一副魁梧的體格和一手出色的刀術。

可惜的是,兩人的友誼並沒有持續太久,近藤從道場畢業後便回鄉為家主效力,幾年之後龍馬也走上了同樣的道路。親密無間的師兄弟,從此分道揚鑣。龍馬沒想到的是,此次訣別竟為日後的反目成仇埋下了隱患。

殫精竭慮的大將軍在根除外患後悄然逝去。而從戰爭中成長起來的諸位大名,早已熟稔權力遊戲的規則,他們舉起手中的刀劍,砍向曾經互為倚靠的戰友。近藤家和龍馬家不可避免地成為了彼此最大的敵人。

此時的龍馬,已經成為家中的首席參謀,家族軍隊在他的指揮下節節勝利。走投無路的近藤家決定冒險執行“斬首”計畫,由家主親率近衛軍上陣吸引敵人主力,背後卻安排近藤所屬的死士部隊潛入敵營刺殺對方家主。

近藤的潛入非常成功,他們以零損員的代價抵達目標地點,但這一切都在龍馬的算計當中。不過龍馬萬萬沒料到,會在這種情況下遇到近藤,這位原本智珠在握的參謀變得頭腦空白。近藤卻爆發出遠超平日的戰鬥力,死士們也在他的鼓舞下全力搏殺,龍馬佈置的防線被一層層瓦解。

聽著家主驚慌失措地吼叫,龍馬卻想起了父親的教誨。既然過去無需緬懷,那就放手一戰吧!龍馬在心裡默默作出了決定。“許久沒有與人動過手,差點都要忘了,我原來也是個粗鄙的武人啊!”手握長刀的龍馬擋在了家主身前,所有膽敢靠近的死士,都被他瞬間斬殺。近藤也不想與龍馬拔刀相向,但時勢已不容多想,他只能奮勇向前,越過這道最後的障礙。

昔日的夥伴廝殺在一起。兩柄鋒利的長刀一次次交錯,又一次次分開。

「你的刀法都是我教的,卻想以此戰勝我嗎?」近藤不斷挑釁著龍馬的自尊心,他的斬殺變得越來越快、越來越狠。在眼花繚亂的刀光中,筋疲力盡的兩人同時使出了最後一擊:龍馬的長刀狠狠紮入了近藤的胸口,但近藤的長刀卻在最後一刹那收住了刀勢,穩穩停在了龍馬的喉下。

「為什麼?」從必死之局中撿回性命的龍馬,心中滿是疑惑和不解。

「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各自的家族,也許我們能做一輩子的兄弟吧……可惜你我都肩負家族的榮耀,我們不能違背武士的原則!」不等近藤說完,哀慟的淚水已經浸濕了龍馬的眼眶。

安葬近藤的屍體後,龍馬將自己的長刀折斷扔進了墳墓為其陪葬,殺死近藤師兄的右手也從此棄之不用。他撿起刻著近藤之名的長刀,獨自走向了遠方。什麼父輩的榮耀?什麼武士的原則?這些都與龍馬無關了!

「從今以後,龍馬便是近藤,近藤就是龍馬。我們只為自己的信念而活 。」
龍馬屬於現在少有的中距離物理英雄,超短的技能冷卻外加範圍傷害,還有控制技能,在對線上優勢很大,建議放在凱薩路,會造成敵方極大對線上的壓力!


破陣戰矛
聖騎士戰靴
尖刺甲冑
冰霜長袍
仙靈吊墜
天叢雲之刃

角色對線

龍馬在前期就有極大的威脅性,不用魔力,極短的冷卻時間,2技能一刀兩斷的傷害量非常高,還有暈眩,會讓清兵對線上很有優勢。大招刀氣縱橫可回血,技能一等的冷卻就只要十秒,可以妥善利用清兵與做出傷害。1技能的以退為進可逃跑可追擊,打線或支援會戰都可以靈活運用。

英雄團戰

中後期開始,龍馬的傷害量始終極高,當裝備成型,2技能一刀兩斷的中遠距離消耗,最低4.5秒的冷卻,傷害也非常嚇人。大招刀氣縱橫也低到5.4秒可使用一次,連續的技能傷害輸出真的非常變態,無論試探草叢或會戰都超級好用。

難以壓制英雄

祖卡
呂布
艾翠絲

剋制的英雄

塔拉
馬洛斯
莫托斯